918搏天堂探索水彩艺术的当代性,中国水彩画的

918搏天堂 1

:一百六十多年前,从西方 “舶来”中国的水彩画,历经中国文化的“洗礼”与“融合”,其面貌已显现鲜明的中国文化艺术特征:澄怀观道、以物抒怀、笔墨情趣、意境悠远等,从而达到“心悟自然”、“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的美学意境。水彩画家通过立意,把真景转化为心境,结合中国水墨画的笔意、神韵、情趣,使水彩画作品水色相融、透明流畅,富有诗情画意般的内涵。借物抒情是中国文化精神“移情”的表现手段之一,水彩画家用这种浪漫“内美”情怀去认识、表达自然,以达到自我升华的艺术境界。

《青舟已过万重山》 国画 封思孝

:水彩画;意象;立意;中国文化;民族化

进入新的世纪以来,中国绘画艺术在多重目标与追求的导向中,不断走向多元化。在利益的纠结中,艺术审美的世俗化已成为当下画坛的一道风景。趋利现象像着魔似地生长,而守望精神正在成为一种稀有的存在。特别是一些市场状况不佳的小画种,不断被边缘化,能坚守清淡之苦而又苦行探道者越发稀少。而封思孝的水彩艺术探索,可谓是当下中国画坛的一种独立而又具示范意义的学术存在。

如果以鸦片战争后欧洲基督教徒在上海创办“土山湾画馆”传授水彩画为起点,水彩画“舶来”中国至今大约有一百六十多年历史。

封思孝是山东人,有一种朴实与倔强的气质。在从艺的过程中,他深深地迷恋上了水彩画创作。在封思孝的艺术创作理念中,一直贯穿着创造这条主线,它是艺术的本质与进化的动力。要创造就要知道什么是最好的、最好的好在哪里,就为这一个朴实得不能再朴实的理,封思孝放弃了各种诱人的机会,包括人们梦寐以求的进入京城大的艺术机构,只身开始了旅外游学的生涯。这一游就是20多年。当他充满信心面对世界水彩画坛,并不断给人以惊喜之时,国内画坛的表现使得这位守望者体味到了更多地错落:没有让人羡慕的码头,没有显赫的声名,以及游走20多年而失落的市场与人脉等等。好在这一切并没有成为封思孝的一个包袱,而恰是他面对民族博大的文化与高企的精神的又一次轻装上阵,再一次践行了一个守望者不断创造的理念,显现了勃然的艺术生命力。面对封思孝的水彩新作,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艺术的行者对当代、对民族、对审美、对精神的一种深刻的体悟与极富个性化的张扬。

作为西方主要画种之一的水彩画,传入中国后,不是一味的被照搬,而是历经中国文化的“洗礼”与“融合”,其面貌已显现鲜明的中国文化艺术特征:澄怀观道、以物抒怀、笔墨情趣、意境悠远等。这种中西合璧、耐人寻味、视觉凸显的“中式”水彩画,极其符合中国人的审美和艺术发展趋向。积淀深厚的中国文化支撑着中国水彩画的强劲发展,以至于在国际美术领域声誉越来越高。中国水彩艺术区别西方水彩艺术的重要因素是把民族文化精神和水墨画的意象表现融入其中,提升中国水彩画艺术审美内涵的多元性和民族性。

一、在历史的节点上,封思孝以一种文化担当精神,探索水彩艺术的当代性,是一种重要的承上启下的艺术存在

中国水彩画的意象表现研究,是以西方水彩画的写实技法为切入点,并在中西绘画诸多元素碰撞中不断融入中国的文化思想和水墨画的意象笔法、情趣、韵味、意境等,着重强调本民族传统水墨艺术中的水色、笔韵及长久积淀的审美意识,以达到水色交融,彩韵无穷的艺术境界。从“心悟自然”、“万物齐一”、“天人合一,物我两忘”、“澄怀观道”等中国文化精神和水墨画笔墨意境中展现水彩画“兼容并蓄”的形式美感和实质内涵。以水融色,以色写神,以神达意、以意通境,是“中式”水彩画创作意象表现的灵感源泉。中国意象水彩作品具有清新超然、透明淋漓、委婉含蓄、飘逸灵动、写意抒怀的美学意境。

水彩画是用水调和透明颜料而创作的一种绘画方法,与其他画法比较起来,水彩画更注重技法,讲求颜色的纯净、透明、清晰、自然的艺术特质。作为一种艺术创作活动,水彩画有其独特的艺术情感语言。水彩画中水的渗化、流动,以及随机变化的笔触,让人感觉到光波的律动,这种意境有着其他画种难以比拟的审美效果。进入21世纪,特别是水彩画引入中国100多年后的今天,在文艺思潮的不断催生下,水彩画的当代性探索问题已无可回避。从封思孝的探索历程来说,水彩画当代性的探索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对绘画所呈现出的信息量的探索,除了在语言及技法层面的探索以外,更多地是对历史感及文化内涵的挖掘。新的艺术观念已经深刻地推动了中国水彩画艺术思维的发展和水彩画艺术的创作。当代在这里已不是一个单纯的时间概念,而是指与实践有关的水彩画艺术观念及相应的艺术形态,是艺术家主动或被动地进行自我重新审视的一种状态。中国水彩画发展到今天,原有的重视技术,忽视意识,艺术思维、艺术定位和艺术表现语言的滞后等问题已在不断地改变,事实上,封思孝在探索与突破的问题,恰是中国水彩艺术所面临的重要问题。二是言说空间的开拓,这更多的是在视觉审美的向度以外,将环境及历史文化的体验等要素放入绘画表现的视野,使绘画在有限的空间内整合不同向度的审美经验及人生体验,从而构建无限的空间感悟。当下,仍有不少水彩画家依旧沉浸在对某些基本的技术问题的摸索与训练,满足于写生、小风景的不断摹写,造型基本功较弱,严重制约了富有个性的独立创造与艺术语言的形成。再加上创作风格趋同,意识固化、僵化、狭隘化的存在,长期缺乏体系化、系统化的理论支撑,导致中国水彩画无论从创作还是认识上,长期存在着肤浅化、表面化的问题。这也正是封思孝当下探索的意义之所在。三是更多地关注人与绘画、环境与人、绘画与环境的关系,使作品成为一个完整的审美系统,而不仅仅是就作品评价作品,使作者作品观者环境成为一个互动语境下的再创造。

一、意在笔先,境由心生

目前,中国正处于一个物质、文化快速发展的社会阶段,中国水彩艺术正经历一个观念与创造力被不断激发的时代。艺术观念与创造力、现实与理想、主流艺术观与独立观念、公共空间与个人、新的艺术实践与水彩艺术理论构建等,多元、综合、生态已成为中国水彩艺术秩序重整与自我再发现的重要环境。这既是中国水彩画艺术转型的重要方面,更是中国水彩画艺术发展的重要动力。我们回顾历史,在18世纪至19世纪,英国就已成为现代水彩画的发源地,但中国水彩画的传入却是近百年的事。中国水彩画的发展可分为四个阶段:1864年至1911年,中国水彩画才进入萌芽期,从外国传教士在上海土山湾画馆到李叔同在明信片上的风景画,都是中国水彩画极为可贵的开始。1911年至1949年,中国水彩画进入成长期,涌现出了一大批卓有成就的水彩画家,包括张眉孙、李剑晨、关广志、杭穉英、张充仁、潘思同、王肇民、阳太阳等,作品已呈现出多元化发展的趋势,这一时期是中国水彩画发展史上的第一个高潮。1949年至1965年,中国水彩画进入了发展期,除了上述画家外,战争中成长起来的画家和陆续从海外归来的画家为中国水彩画注入了新的活力,如古元、沈柔坚、邵宇、萧淑芳、吴冠中等,带动了中国水彩画发展史上的第二次高潮的来临。1978年至今是中国水彩画的繁荣期,也是中国水彩画发展历史上的高潮,新作不断涌现,创作空前活跃,中国水彩画已不断摆脱小品和轻音乐的局限,增强并丰富了水彩的表现力、表现形式和手法,扩展了功能,初步形成民族化特色、时代的精神与个性化风格的格局。封思孝的水彩艺术探索表明,他无疑是这一过程中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的承上启下者。

西方水彩画创作讲究构思、构图;中国水彩画意象创作注重立意、布局,两者本意相同,但实质不一样。前者偏重于对实景描绘的组织归纳,也赋予画面一定的含义;后者是传承了中国民族文化精神的历史脉络而确立的水彩画创作的一个重要标准,着重体现中国艺术的“意象思维”,即把真景转化为心中之境,是表意性的而非写实性的,是理想的、美好的,并含有诸多的寓意。“意象思维”水彩创作是民族文化长期对画家潜移默化耳濡目染的结果,是画家从骨子里就隐现的一种民族文化情结。因此,当代中国水彩画创作,是在民族艺术与外来艺术反复冲撞的情境中产生的以民族文化为主,外来文化为辅的艺术创作理念,这种民族艺术的创作理念是支配水彩画家创作艺术走向国际化的必定条件。中国的水彩画家在得天独厚的民族文化滋养下,灵魂深处均具备了意象艺术表现的特质。“意”是水彩艺术创作的独特思维模式,它离不开社会、政治、经济和地域的特定条件。从具体讲,意在笔先,是画家在充分了解了中国画的“立意”思维后,把要表现的客观物象的形态、结构,以“凝神静思”,融会贯通本民族的文学、哲学、美学和画理等诸多学养,再转化为主观的境象,做到胸有成竹,一挥而就。基于这点,中国当代水彩画风景意象创作,逐渐借鉴、融合了中国画创作的思维方法,以“搜尽奇峰打草稿”的态度,从不同角度观察自然山水、风土人情等的形态特征,而后汇集总体意象情境,作出许多不同的“臆图”,以达到立意和表现的统一性,再现出心中形、色、韵、意的美好意象图境。当代中国水彩画家们以文人画表现意境的审美方式尽情抒发心意,借西方的绘画材料舒展东方人的含蓄。“文以达吾心,画以适吾意”这种诗画艺术境界在水彩画家的笔下流露出借物移情、畅快人生的美好情怀。在许多当代水彩画家的作品中均能感受到王维的“笔纵潜思,参与造化”的诗画意境,以及佛禅的空寂。柳新生先生的水彩画创作始终以立意在先,寻新求变。积极主张画趣意味,反对西方客观反映对象以及西式传统的水彩画技法。他的水彩作品《白马系列》、《白桦系列》、《山村系列》、《冬之恋系列》等,以大写意的风格语言直抒胸臆,有效地表现了中国水墨画的意境精神,又保留了西方水彩艺术写实色彩的特点。“我在现实与想象之间游荡,在东方与西方之间呼吸,在有意与无意之间歌唱”。他的思想说明了他始终是把中国文化植入西方水彩画艺术的实践者。画家李剑晨评价道:“柳新生的水彩画是具有独特中国风格的‘中国特点的水彩’”。他首先以中国画的观察方法考虑画面的立意,而后把水墨用笔、用墨及留白的技法运用到水彩画的湿画法中去,尽情展现大写意的超然境界。中国文化修养和鲜明的个性决定了柳先生水彩写意抒情风格,从他的水彩写意中能鲜明的体察到中国传统的绘画精神。水彩画家黄铁山的作品,以写实表现手法表现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的静谧、和谐,但细心品读不难看出画家在画面立意中流露出的传统的意境与追求。他说道:“水彩画的魅力,在于真实和真诚,只有完美地表现了作者对自然、对生活真情实意,才能引起观众的共鸣”。他用水彩朴实的绘画语言,描绘具有中国诗意般的乡情。他的《金色伴晚秋》、《故乡秋趣》、《潇湘四季》、《春江水暖》、《草原之晨》、《草原余晖》、《风雨欲来》、《拉萨大昭寺》、《湘西山村》、《夕晖》、《暮归》、《渔舟晚秋》、及《空山鸟语》等代表作,充分体现了画家对故乡的美好眷恋,并以水彩的基本表现元素,描绘了一幅幅有中国文化意境的画面。他用真诚创作,以中国文化精神为依托,表达出了中西文化相结合,富有诗情画意的优美画卷。

二、从语言及工具入手,几十年如一日,不断拓展中国水彩艺术表现的民族审美特性

水彩画创作立意,是反映画家如何准确的表达真景与心境的关键所在。以意象手法表现水彩画创作,使折射出画家清新优雅、超然洒脱、淡定抒怀等的内心世界。水彩画意象表现应是介于西画的感性观察和中国画的理性思考之间,从“似像非像”、“情景交融”到“借物抒情”、“以景喻人”等可充分体现水彩画家的一种民族情怀。把水彩风景表达的写实性、客观性和中国水墨画的写意性、主观性相结合,能从中悟出水彩画创作民族化的重要意义。蒋跃先生说过:“中国水彩画家在接受该画种的同时,自觉地用中国民族的审美意识和认知方式加以改造和拓展。他们将这样民族精神注入西方绘画的写实技巧之中,传递出无限空灵的中国诗境的水彩模式:一方面保留了西方水彩画的构图、光色、明暗、造型等长处;另一方面有融进了中国画的笔性、水性、气韵、意境等特色。”〔1〕中国水彩艺术创作的立意,体现着每个画家理念的时代性、民族性和个性,也是每个画家对水彩意象创作所担当的重任和艺术探索的终极目标,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做到意在笔先,境由心生,淡定抒怀,超然洒脱。

封思孝关于审美的民族化取向是从技术层面入手的,有两个非常重要的事件需要我们系统分析:

二、水色交融、彩韵无穷

一是木笔画法。在多年的探索与实践中,封思孝借鉴中国水墨画、油画,结合西方传统水彩画技法与工具,研究创造了木笔水彩画,并著有《木笔水彩画技法》一书。木笔水彩画在表现形式上与毛笔水彩画有着明显的区别,它不仅保持了水彩画清新透明、圆润流畅、轻松简洁、水分淋漓的特点,而且具有独特的风格。由于用木笔代替毛笔,木笔的笔锋比水彩笔硬,含水少,笔触成块面状,画面由大小不同的各种块面构成,作画时通过灵活的运笔以表现复杂的对象,从而形成了色彩薄而不浮、平整和清晰的特点。《青岛街景》是封思孝20世纪80年代创作的,是木笔画法的一件重要作品。《青岛街景》中的建筑物,笔触根据建筑的结构来安排,刚劲有力,刚柔并济,在朦胧中见笔触,体现出画面的挺立感。这些效果是传统水彩画笔所难以达到和产生的。

水色交融,彩韵无穷。是水彩画家在水彩纸上表现出来的富有中国绘画思想的意象形态语言,也可以说是画家用媒介材料“物化”自我艺术意象情感表现的重要途径,以达到水彩意象审美的艺术形象。水与彩的融合、韵味、透明和水彩的干湿技法及水墨的没骨手法是构成中国水彩画家以物质材料转化水彩风景创作意象表现的核心部分。众所周知,中国水彩画的初期技法和观念源自于西方的水彩写实绘画,经过数百年中国文化思想和绘画艺术观念的洗礼,从移植、转化到深化,逐渐融入了中国文化的诗意性和水墨画的笔墨、情趣、意象等表现理念。以主观的学养融合自然的物象形态,讲究水彩艺术与自然的和谐统一,通过内在的人性情感创作出意象化的心灵图象。许多现当代的水彩画家对中国水彩画的表现技法与发展方向已做出了艰辛的探索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水与色的融合,要在西方水彩艺术中和中国前辈水彩画家的艺术成就基础上进行学习、探究,一是注重水彩画基本功的训练,认真掌握西方传统水彩画写实塑形的表现技巧,讲究形与色的相互关系,提高物象形态、色觉的总体观察力。英国19世纪,水彩写实技法已经非常高超,无论干湿、混色、叠色、罩色、渲染等都能表现出清新、流畅、透明、滋润之感,如透纳、康斯泰布尔等的水彩作品都是借鉴的最好范例。二是要认真研习中国画的勾、皴、点、染、干、湿、浓、淡、疏、密及用线、用墨、立意、神韵等表现手法。其目的是把西方写实的感性用笔、用色和中国绘画的主观理性用笔、用墨等揉合在一起,以达到画面的互补性和多样性,又侧重意象审美的艺术视觉效果。蒋跃先生的作品是水彩与水墨技法结合的浑然一体的典型风格样式,中国的神韵,西方的光影,洒脱的笔法,深刻的内涵无一不体现东西方艺术的融合。他的水彩画代表作《蓝色时光》、《渔汛》、《海风》、《红肚兜》、《寻梦》等,均有中国诗意化的内涵,他在水彩画的技法表现中融入了大量的中国画的写意元素,拓展了水彩艺术语言的民族性。他写道:“中国人在接受西方水彩画种的同时,就以自身民族的传统审美意识加以改造,有意无意间完成了其形态的转换和吸收,与中国文化的整体语境相合拍,形成了具有中国民族风范的水彩画面貌,”〔2〕画家作品的意象图式正是心灵深处中国文化精神的完美再现。把客观科学观察色彩的方法和中国水墨画的笔墨、意象、神韵等有机融合,重点要表现出水彩风景画的水色、滋润、明快、流畅、淋漓等的特有效果,方可成为技法“兼容”的统一体。水与色的交融,隐约流露出画家主观与客观、写实与写意、笔法与情趣、虚与实、干与湿的修养和境界。水色交融画法的表现可用水墨画的技法画山、画水、画云、勾树等,也可以西画的色彩关系渲染画面远近总体的空间层次。水和色的自然交融、彩与韵的和谐统一,是体现画家画面空濛、滋润、 流畅、 轻快、 透明、 清新的最直接的心灵写照。水彩画技法的特殊性也为画家的意象表现添韵加彩,“如果是不同色相的湿薄涂,一方面由于颜色的混合产生出新的色相;另一方面,湿底上的颜色会和后来加上去的湿颜色发生混合与渗化……水带动颜色的流动,产生意想不到的美妙肌理。”〔3〕水在水彩技法中是以不变应万变的创作“核动力”,水赋予表现物象清新、滋润的艺术感,色为表达物象和谐、明丽的整体感,准确合理地把握水性和彩性的相融关系,方能获得心灵佳境缤纷的色彩及无穷的韵味。

二是流动画法。几十年来,封思孝在孜孜不倦地探索水彩画创作的同时,也几十年如一日地在研究创作中国画。他所创造的流动画法所展现出的水分淋漓、水色交融、轻松透明,可看到封思孝把西方的绘画艺术和中国画融会贯通的独具匠心。1984年12月,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水彩画》专辑,刊登了邵宇等21名画家的精品,封面用封思孝的《晨》作品,该画可看作是其流动画法的一件代表作,在画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在表现北方冬日的树干和夏日茂盛的森林时,更显得流动画法的自然生动。传统水彩画表现冬日的树干,很难像中国画那样生动有意境,而流动画法则能使树的形状变化多姿而丰富,枯树、老干也会散发出生命意识,充满了大自然的天籁之音。传统水彩画表现夏日的树林,大多采用大小不一的笔触,分几步实施,或采用干、湿相结合的画法来表现不同的色彩和明暗,以上做法往往会因笔触的大小和水分的多少,影响到树叶的整体效果,画出来的树叶大多死而呆板。封思孝的流动画法通过水分的自然流动和特殊的处理,使树叶在水色交融中丰富、真实而生动,一棵棵活灵活现的树展现在画面上。另外,关于水彩画的留空白也是历代画家在不断研究与探索的重要画技,它关系到整个画面的大效果。封思孝的流动画法恰到好处地将各种留空白充分地表现出来,使画面既表现了水彩画的明快、静逸之境,又有中国画的雄浑之气。

三、借物抒情、意境深远

正是因为有了这种体现与感悟,开启了封思孝在大文化背景下的审美理想的构建及审美取向的形成,而这一切均来自于对母体文化传统及对西欧绘画及文化理念的一种透彻的观悟。正是这种吃透两端的感悟,才使其在水彩画的创作及探索中逐步培育并形成了个性化的系统的审美经验,这是封思孝果敢地走向一条新路的基础。

借物抒情是中国文化精神“移情”含蓄的表现手段之一,是“艺术意境的创构,是客观景物作我主观情思的象征”。〔4〕进而到达人的心灵活动最高形式——意境美。“艺术境界主于美”不是机械描摹照搬,“须凭胸臆的创构,才能把握全景”。〔5〕中国水彩画风景意象创作正是画家借“中”补“西”至“寓物寄情”的一种富有中国文化浪漫情调的特殊形式,它传递了画家对自然山水“天人合一”、“澄怀观道”的境界追求,并以水彩材料媒介展现笔端,直抒胸中之意,以达到共性、个性并存、超然的艺术思想寄托。意境是水彩作品中呈现的情景交融、韵味深远的特殊的、主客观融为一体的高级意识形态。主观“意”中的情与理,客观“境”里的形与神,是画家认识自然,表达自然,实现自我并转化为主客观情与景高度统一的艺术境界。近代美学家王国维指出“意”在艺术表现中的重要性,提倡艺术表达的“内美”和“有我之境”“造境”“写境”〔6〕的审美标准。在柳新生先生的《白马系列》、《冬之恋系列》、《山村系列》作品中,大写意的风格语言在水彩中运用的是直抒胸怀,潇洒自如,遒劲有力。意象的水彩语言恰恰传递了画家的意境情怀,他以人生的历练和对自然的感悟表现出了心中梦幻般的的“艺术净地”。每幅画面气韵生动,开合有度,水色相融,意趣无尽。真可谓“画中有诗,诗中有画”。“中西交融”“似与不似”“自然心悟”是他几十年对水彩风景创作意境追求的精神目标。而画家丁寺钟先生是一位激情满怀,挥笔潇洒,成竹在胸,借物抒情、一气呵成的另一类大写意的意象水彩画家。他的《荷花系列》、《皖南村景》等均显示了他把中西艺术结合的完美无暇。他的作品水色饱满,意深笔简、挥洒自如意象的精湛表达,体现了他对自然认知的超然情境。他把自然的物象与中国独特的审美意象和谐统一,形成了水彩画意象造型上以简胜繁,注重神韵的新的视觉形态。美术理论家邵大箴评论:“丁寺钟的水彩画在意象之间,为什么是意象之间呢?就是意和象,象就是比较形象,意这个东西是内在的东西。所以他的水彩画强调意象。这个意象不仅是具象和抽象之间,还有意在,外国的艺术也强调意,但是在中国更强调意象,强调意境,我觉得这个特点很鲜明。意象当中不一定是抽象的东西,具象的东西也可以达到一种意象的境界,是一种意象,而不是一种具象,但是更多的是精神上,不是形象上的写实不写实。所以他的画,都给人一种提示,一种联想,这点是很重要的。”〔7〕王镛先生说:“丁寺钟先生的水彩画中国味很浓,他把传统跟水墨融合在了一起。丁寺钟可以说是创造了现代水彩画的一个新样式。”“再有就是现在很多的水彩画都向油画靠拢,而丁寺钟的画是向水墨靠拢,向什么靠拢,是好还是不好很难讲。但是至少可以看出画家有意识地来借鉴中国传统艺术的精神符号,或者是一些诗意的东西,因为中国的传统山水画、花鸟画特别强调意境,他的水彩画就有这种东西,所以让人感到很有诗意。”〔8〕观丁寺钟先生的水彩画给人以有情、、有韵、有境的幻觉意境美。在中国当代水彩画的发展中,“一是在继承英国水彩画传统的基础上不断拓展与创新;二是吸收中华艺术的精华,在创作的作品中有较强的民族历史文化意识和中国水墨画的表现形式。”〔9〕水彩画意象表现研究的本质是把中国文化艺术的民族精神融入其中,创作出水彩语境下的中国审美标准。当今,众多的水彩画家在水彩画意象创作中,都寻觅到了意境表达,借物抒怀的民族审美途径。

我们知道,在水彩艺术发展的初级阶段,不少水彩艺术家曾借用油画技巧来提高水彩画的表现力,但只有到了完全摒弃了油画技法,形成一整套完整的独立技法体系之后,水彩画才能够独立地成为一个画种。18世纪是英国风景画建立的世纪,也是水彩画形成的重要时间节点。水彩画的艺术语言是一种极具魅力色彩的艺术语言,在人们误读水彩艺术语言的现代性与探求的畸形发展中,封思孝发现,如果不能自觉地植根于水彩艺术语言的本体与价值意义层面,就无法对中国水彩艺术语言的变迁有更为深入的理解,更难为当下中国水彩艺术转型找到系统的理论依据,那么,构建本民族自己的水彩艺术语言体系及其价值标准就愈发不可能。这一认识,构成了封思孝水彩艺术探索的重要视角与取向。

综上而述,水彩画创作的意象表现要相对消除西方传统的对景写生方法,应依托中国的国学、哲学、美学的理论思想,从民族文化艺术发展的世界性眼光去把脉水彩画意境创作的新途径,要兼容并蓄当代世界水彩艺术的前沿理论和先进技法,更重要的是在西方水彩画传统的技法上和中国山水画的基础上,达到“以心绘景,意境悠远”的中国式的具象与抽象相结合的富有诗情画意的水彩画境界。

编辑:admin

参考文献:

[1][2]蒋跃.《中国当代水彩画研究》[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7,03-40.

[3]白崇录.《世界名家水彩人物画技法》[M].哈尔滨:黑龙江出版社,2001,010.

[4][5]宗白华.《美学散步》[918搏天堂,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058-063.

[6]叶朗.《中国美学史大纲》[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514-520.

[7][8]《诸家集评丁寺钟“意象”水彩》[J].《美术观察》2006,,039-041.

[9]周刚.《水彩画水粉画》[M].杭州: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08,160.


基金项目:三明学院高等教育教学改革项目,文章发表于 2013年第3期《新疆艺术学院学报》。

本文由918搏天堂发布于918搏天堂app,转载请注明出处:918搏天堂探索水彩艺术的当代性,中国水彩画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