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豫剧院是豫剧老大哥,一场极具新疆特

918搏天堂 1

  全国豫剧一盘棋的局面引人瞩目,他们团结起来做大事的干劲让人感动。3月12日,由河南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厅主办,河南豫剧院、恒品文化戏缘承办的中国豫剧优秀剧目北京展演月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开幕,此次展演集合了河南、新疆、安徽、山西、河北、北京6个省区市13个院团的23场大戏,参演院团之多、剧目之丰富、展演时间之久,在豫剧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很多专家表示此次大兵团作战全国罕见,具有领先意义。

豫剧现代戏《天山人家》剧照 挚友 摄

  全国豫剧一家亲

时间,丰收的季节,一串串紫红的葡萄挂满青藤;地点,乌鲁木齐高铁站,背景是白皑皑的雪山。一阵欢快的新疆歌舞过后,主角登场:姜北雪与南飞雁,姜春柳与兰天鹏,同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代,面对去内地工作还是留新疆发展的问题,两对恋人痛苦抉择,分分合合。

  据了解,豫剧目前号称有十万大军,遍布全国十几个省区市,共有160多家国有豫剧院团、1000多个民营剧团,享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是我国最大的地方剧种。

8月24日,北京长安大戏院内,一场极具新疆特色的豫剧现代戏《天山人家》从遥远的天山之巅走来,为刚刚入秋的首都观众带来一丝丝清爽。这也是继去年《大漠胡杨》之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豫剧团新世纪以来第二次进京演出。两次展演,专家和北京观众对这个中国最西部的豫剧团体刮目相看。比如演员阵容的齐整。主演没得说, 《天山人家》中,饰演祖母的是团长徐爱华,嗓子亮,气势足,其中一段化用豫剧《五世请缨》中“一家人欢天喜地把我来请”的经典唱腔,古代的佘老太君与当代的老兵团人在舞台上暗合,非常巧妙地演绎了一家之主的形象;更难能可贵的是,兵团戏的配角也能出彩,戏中的媒婆刘嫂,一步三扭,伶牙俐齿,看人从不用正眼,嘴角能咧到耳垂边,戏份不多,却让人感到真是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

  如今,豫剧界内联合已经成为豫剧人的共识。安徽亳州梆剧团团长刘传师介绍,上世纪80年代,淮河以北一度有40多个豫剧团,受快餐文化的冲击,现如今只剩下十几个团。在他看来,若想谋求发展单枪匹马并不现实,豫剧从业人员需要空前团结、凝聚,像这次一样进行大兵团作战,提高生存与生产能力。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豫剧团团长徐爱华表示,他们的发展思路就是请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既要加强自身的努力,又要向其他院团学习,展示兵团的开拓精神。山西长治豫剧团在人才培养上,实现了与河南联合招生。

戏要好看,尤其是新创作的现代戏,剧本是关键。去年的《大漠胡杨》 ,演绎第一代兵团人屯垦戍边的奉献精神,写出了新中国建设初期的激情与豪迈;今年的《天山人家》 ,展现的是兵团人最当下的精神状态,贴着年轻人的现实写,是留在更好的城市,还是回报故乡?到哪里择业,正是当下很多青年面临的困惑。在剧中,兵团第三代姜北雪研究生毕业后,放弃内地优越的工作机会,毅然带着科研项目回到了养育他的兵团,这个决定让向往内地的女友南飞燕无法接受,最终离他而去;后来,二人命运均发生巨大转折,兵团人以高尚的情操和博大的胸怀,给了他们重新发展的机会……

  河南豫剧院是豫剧老大哥,它依托豫剧家园的沃土,既有政府各类专项资金的支持,也有社会有识之士的赞助,加上数以百计的戏曲茶楼、电视擂台赛培养的戏迷,使得河南豫剧院团的数量与人才在全国都遥遥领先。2013年河南豫剧院组建成立,成立之初便意在对全国豫剧院团起到示范、引领和帮扶的作用。在豫剧院团的合纵连横中,它自然发挥了枢纽作用。河南豫剧院院长李树建表示,要树立大豫剧观念,现在河南豫剧院所有的剧目都可供兄弟院团免费移植。

让人惊喜的是,编剧在这个主旋律的作品中巧妙融入喜剧元素,有效调节了全剧略显悲壮的情感基调。开头提到的两对恋人,矛盾焦点在工作的去留,是全剧的主线。主线之外,编剧又设置了与主题看似关系不大的第三对恋人:新疆“地主”蔡包子与来新疆拾棉花的河南姑娘花香兰。蔡包子一出场,听他的自我介绍就让观众想笑。 《天山人家》的编剧是原河南省文联副主席齐飞,当年他创作的《倒霉大叔的婚事》唱遍中原大地,“月光下我把她仔细观看”的唱段至今为广大豫剧迷耳熟能详。倒霉大叔身上有股改革开放初期刚富起来的农民的土气,又憋着一股“坏劲” ,这种带着滑稽幽默感的善良小人物,在蔡包子身上得到了延续。编剧的高明,正在于主线之外设置了这样一条喜剧的复线,达到了非常好的剧场“笑果” 。

  河南豫剧院不是只管自己的一亩三分田,而是全国豫剧共下一盘棋,这在全国其他剧种中是很少见的。戏曲专家纷纷称赞。

“编剧有妙笔,描写了三对恋人、一家三代,用喜剧场次来调节戏剧气氛;导演有办法,在车站广场上,观众走走停停,画面很有动感;音乐、唱腔糅进新疆地域音乐元素,优美、灵动、高亢、激昂;演员扮相好、嗓音好、表演好,可以看出兵团豫剧团很有后劲……”对于这出戏,中国戏曲学院副院长赵伟明赞不绝口,连连说, 《天山人家》 ,亚克西,新疆豫剧,亚克西。

  追求多样化发展

“一台好演员,既宣传了新疆,又展示了剧团。 ”中国北方昆曲剧院原书记凌金玉说,新疆也需要文艺工作者送去精神食粮,所以在他心目中这些新疆豫剧人就是最可爱的人。

  豫剧从河南流播到其他省区市后,要结合当地的文化历史风俗,这样才能真正在当地生根发芽。刘传师表示。

团长徐爱华看重人才,她说,不管团里演员是哪儿来的,只要有技术,她就培养。 《天山人家》是早些年排的戏,那时徐爱华还是副团长,戏份不少。自她当团长以来,排新戏都让给了年轻演员,徐爱华基本不唱。“下面有一批演员等着要上。在新疆,老同志退下来,年轻人接不上,一个团就完了。 ”

  山西长治豫剧团团长曹运福带领的豫剧团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剧团在剧目的取材上多瞄准山西长治当地的历史人物和民间传说,比如《精卫填海》、《吴琠进京》等剧目。如此一来,山西长治豫剧团还得到了长治市政府的重视与支持,剧团从2000年起每年都会有一部新剧目。

2013年, 《天山人家》曾获得第十四届“文华奖”剧目奖、导演奖以及第十届中国艺术节表演奖。但剧团并没有在荣誉面前就此止步,为了这次演出,又拿出一个月时间打磨,从眼神、动作到唱腔,改了又改。进京演出,新疆团不比别的团。大车不好进京,为应对路上可能出现的情况,剧团提前十天就出发了。这次长安大戏院装台,都夜里12点了,上一场演出还没有卸完台,剧组无法进入,只能反复跟剧院协商,从后台侧面的玻璃门进入。卸车装台, 68个人,没人大声说话,半小时装完。试音时一个顶俩,干完活儿回到宾馆才凌晨两点……徐爱华说,高效率、高素质的工作,使得剧院工作人员也为他们点赞。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豫剧团的《大漠胡杨》的编剧来自河北,导演和配乐工作者来自河南,演员则大多来自新疆,这种合作创作体现了李树建等人所提倡的大豫剧观念。此外,他们的演出还调动了诸多其他戏曲元素,最终形成了比较完满的舞台呈现。比如新疆歌舞、快板的融入就十分贴切、自然,在河南本地演出中则很难见到。这样的融合,一方面和创作者高超的创作技巧分不开,另一方面也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豫剧团长期扎根基层、拥有扎实的生活基础密切相关。

新疆豫剧的成功,背后还站着一支力量强大的豫剧“豫军” :《天山人家》编剧齐飞、导演丁建英、作曲汤其河、配器李宏权等,都来自河南。在河南豫剧院的协助下,河南、新疆两地共同打造出豫剧精品。今年10月,兵团豫剧团还要到河南、山东、河北巡演,河南豫剧院院长李树建知道后说:“到口内演出,我帮你们联系。 ”在徐爱华看来,河南豫剧院不仅是河南的豫剧院,还是全国的豫剧院。“他们组织严密、协调顺畅,帮助我们解决了很多问题,让我们有一种回家的温暖。 ”

  就河南豫剧院自身而言,他们的剧目生产也是丰富多元的。为了解决豫剧人才青黄不接的问题,河南豫剧院还于2013年组建了青年团。豫剧院下辖的4个团在传统戏、新编历史剧和现代戏上各有侧重。我们将演出划分为农村、城市、国际3个市场。针对各个市场不同的特点,河南豫剧院采取的策略也不相同。依照李树建的发展思路,他们在海外市场发展十分迅速,早在3年前就到过美国百老汇进行演出。

徐爱华说,李树建经常说一句话,她印象深刻:“不能让豫剧在你的手里消亡。 ”

  出好剧、推新人

918搏天堂,  此次展演活动中,不少专家指出,要推动地方戏曲振兴,出好剧、推新人同样必不可少。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豫剧专业学生表演的《朱丽小姐》就尝试用地方剧种诠释西方经典剧目,开发和提升了学生的创作能力。该校表演系主任王昭军认为,剧种发展最终还是要落在人才培养上,院团拥有人才,才拥有未来。

  要解决好继承和发展的关系,先是要继承,然后才是创新。李树建表示,他在自己的表演中也追求古典、浪漫和现实的统一,争取让老、中、青观众都能接受。比如在《程婴救孤》中既有甩髯口等传统戏曲的程式和技巧,又借鉴了话剧的内心体验。 传承的确是动态的传承。《都市阳光》就代表了豫剧寻求从乡村到城市、从传统戏曲到现代戏曲的转型探索。剧中的主演平均年龄20多岁,剧目融入了街舞、摇滚乐等元素,同时又兼顾豫剧的唱腔特点。

  艺术院团应该要有多种风格、流派共存,用李树建的话说就是全国豫剧人要团结出效率,多出精品、共推人才。

本文由918搏天堂发布于经营业态,转载请注明出处:  河南豫剧院是豫剧老大哥,一场极具新疆特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